当前位置:横峰新闻网 > 旅游攻略 >

云南 你会因为一首歌去到一个地方吗?反正我会

 时间:2019-06-04 18:02  作者:横峰新闻网  来源:未知

赵雷哥哥唱着“再也不会去丽江,再也不会走在那路上,别问我丽江在何方,是谁践踏着那颗安静的心脏,南方有太多美丽的风光,这里不是最后的天堂”。

郝云却唱着“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你没来过云南,但也许你听过丽江小倩唱的苍山洱海,吉他断弦都唱不完的青春年华。你可以说车祸现场的丽江古城,你也可以不满意浓浓商业味道的大理古城,但我还是喜欢这里。

因为

我想去看看清晨静谧无人的石板路上,有没有纳西老妪披星戴月的身影,想去泸沽湖走访一下摩梭人家,去看看山那边的孩子,想从香格里拉到德钦一日走遍四季,想穿梭在西双版纳和热爱雨林、凶猛动物来个温柔碰撞,想去滇南感受红河州百年文化和哈尼族、彝族人民的天人合一,想从大理越过澜沧江、怒江一路到腾冲,如果那时候正好是银杏叶铺满地,就有点完美了。

在我心里她应该是这样一个神奇的版图,除了在柔软与凶猛之间自由切换的自然风光之外,又在缝隙里塞满了多彩的民俗风情。一方水养育一方人,如果说诗人的职责是吟游,他必须得纵穿一片片荆棘,才能望见鲜花,那么歌手就是用音乐回望自己与故乡。

没有人能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也没有人有权利去给一个你尚未涉足的地方妄下定论。那就先从音乐开始闻一下少数民族流动的血液和山那边的气味,某一天,真的去到那里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回忆起一两个旋律,有点似曾相识,有点好听。

莫西子诗

像一首诗一样干净而立体

彝族音乐人、歌手

西子诗是四川凉山人,并不是云南人。但他是彝族,从小跟着哥哥姐姐下地插秧、上山玩耍、坐大巴车去县城,总能在各种场合听到各种即兴的歌声。后来走出了大凉山来到了上海,又独身到北京闯荡,受山鹰组合的影响爱上吉他,在北京接触了做音乐的朋友,慢慢走上了音乐之路。

莫西的音乐根源自彝族,带有更多对土地的眷念。他嗓音的嘹亮宽阔,似乎将人带往氤氲着苍茫雾气的大山深处。没有杂质,没有搅拌,如野地里的泥浆一般流淌、翻滚,并怀揣希望。虽然不了解莫西子诗的往昔,但在他的音乐里,能望到他的故事和故乡。

推荐目的地:云南泸西城子古城

子古村土掌房为彝族先民的传统民居,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后期彝汉混居,土掌房融合了部分汉族民居的特点,逐步形成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民居建筑。土掌房依山而建,与山坡融为一体,屋外面的平台,左右与邻家相连,下面人家的房顶就是上面人家门前的院坝,通过木梯可以进入上下的人家。1000多间土掌房上下左右相连,村内巷道交错,整个村子就像一个立体的迷宫。

掌房体量庞大,保存完整,特色鲜明,村落的所有建筑宛如一座城池。城子村背靠飞凤山,面向中大河,万顷良田铺陈村前,从村前望去,依山就势的城子村宛若一顶王冠,而山顶上的昂土司府遗址就是王冠上的明珠。山、水、田、树与土筑民居共同构成了城子村良好的自然山水景观,你可能很少再能看到这样原生态的古朴风貌。

晚的城子古村,打上灯光,看上去很美,梯田式的建筑,泛出布达拉宫的气势,也因此被称作云南“布达拉宫”。秋日的古村,麦田、原野、收割的农民,很像梵高先生的麦田系列作品。

山人乐队

没有山的伟岸山的孤傲但有山的质朴山的真诚

来自云南

人乐队,在中文里意为“大山里的人”,由来自云贵高原的4名少数民族成员组成。在北京的每场演出,主唱瞿子寒总会调侃地说他们是“来自云南的F4”。调侃归调侃,他们一直致力于传承云贵少数民族地区的音乐遗产是真。

们的音乐里经常会用到当地一些奇特而美妙的乐器,融合了云贵地区原生态民乐、摇滚、雷鬼与Ska等元素。他们的音乐植根于云南的山水,取材于古老闲适的高原生活,流淌着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的血液,轻快、灵动,一如他们的性格:质朴内敛,灵性轻扬还携有一丝狡黠。没有钢筋水泥人情凉薄也没有痴男怨女,只有云贵高原山人最简单的冲动最质朴的憧憬和最本能的困惑,还有对身后山的眷恋。

次听他们的歌,我脑子就会控制不住浮现出几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大叔拿着排萧、竹筒、巴乌、彝萧、卡林巴、吹着口技,赤着脚,在山坡上自弹自唱自嗨,引来一群阿者科的孩子站成一排围观。

推荐目的地:元阳梯田、阿者科

阳梯田位于云南省元阳县的哀牢山南部,是哈尼族人世世代代留下的杰作。元阳县地处低纬度高海拔地区,境内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山地连绵,无一平川。

尼人出生时,家人要举行梯田劳动仪式,在院子地上画出象征梯田的方格,如果生男孩,就由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用小锄头在方格内表演挖梯田的动作;如果生女孩,就由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在方格代表的“梯田”里表演摸螺蛳拿黄鳝的动作,经过这一仪式才能拥有自己正式的名字,真正成为村寨里的一员。哈尼族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地,祖祖辈辈永不中断,用整个民族的心力,把巍巍哀牢山的千山万壑都开垦成片片田山。

天,元阳梯田美轮美奂的镜面景象已经成为各大摄影师和游客的心头好,到了三月底,梯田开始播种,四月中到五月中,是插秧的时节。五月的元阳,梯田全都插了秧,翠绿色的一片,煞是好看,俨然一个大自然营造的大高尔夫球场,偶尔一束阳光照到梯田上,照到绿色的原野上。虽看不到放水时的镜面效果,也因如此,游客更少,牛耕爬犁的农耕场面还原一个真实的元阳。

者科,是梯田深处的原始村寨,这里的房子全是蘑菇形状的,村内原始宁静,夜晚的星空会不会特别璀璨。

靳松

游牧民谣歌手

来自云南丽江

学吉他的靳松,在云南封闭的山沟沟里,环境资讯都十分闭塞。他扒带自学,偶然从杂志上看到迷笛招生,怀着一腔青春热血,义无反顾地开始了他的音乐旅途。那一年是1997年。

起他的家乡,他说他目睹了丽江由一个古老封闭的农业村镇发展为今天这个国际化的旅游城市。从落后、自然、古朴,到现在的繁华、现代、商业,在他的眼里她都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头戴玉龙雪山的花冠,流云飞起来像是额头上的流苏,长袖如同雪山下融化的河流,舞动着挥向四方,衣裳开满山茶花,脚下是古老的石板路和通往异域的古道。这个姑娘是无辜的,只是这个时代让这里的人卖掉了她的安静和古朴。可她还是她,每当夜幕降临或清晨早起,你可以看到她的灵魂。

松不太喜欢抛头露面,可音乐又推着他走向人前,从此,喜乐忧愁无从躲避。歌如人,没有很多矫情、儿女情长,更多的是大路的开阔和小路的蜿蜒。

他在丽江有个小酒吧,叫“游牧民谣”。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关了,去了丽江可以碰碰运气。

推荐目的地:碧色寨、建水古城

色寨,位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县。建于1909年,这里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的火车站之一,火车经这里北上可以到达昆明,南下可以直达越南。至今仍在运营中。如今那些法式建筑的黄墙红瓦早已斑驳,只余历史沧桑之感。去到碧色寨坐上一列不知道通往哪儿的复古小火车,感觉应该会很好。

水古城,没有丽江大理古城这么有名,自然多了一份自然纯朴。它是彝族尼苏文化与哈尼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这样一座文化名城,一座舌尖诱惑下的美食古城,却是养在深闺无人识。隐于古城的“七寺八庙”,匍匐江河的津梁,开启文风的古塔,奔涌不息的古井。自古小城故事多,带着心、嘴巴和脚,慢慢走一走。

曹方

纳西民乐

精灵歌手

方生长在西双版纳,在那里汉族是少数民族,傣族的小朋友是她的玩伴。从那时起,曹方就形成了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的个性。她小时候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但想法却总有点儿与众不同,比如画画,画天空就不一定会用蓝色,而是无限的打开自己的想象力。后来,每当她想到一个画面,就习惯性会转化为声音,写成歌曲的形式,用音乐来谱写自己心中的画面。

长在云南西双版纳的曹方,对动物有着特殊的感情,尤其是对当地象征着吉祥的大象。她更希望将来自己婚礼时可以骑着大象,因为这既很浪漫又很有趣。

推荐目的地:望天树

袄脱掉,甩掉寒气,我们到版纳望天树走一下,看看有这样一种树,立在千年的风风雨雨里,保持着一种向上的姿势,坚韧决绝地拔地而起,只想着更靠近一点、更亲密一点,在最接近天空的地方傲视雨林。

从云南走出来的音乐人、乐队还有很多很多,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KAWA乐队,带着浓烈的真我风采唱着穿透灵魂的歌声的——江湖乐队…..云南值得一去多去的地方也太多太多。

无数人从云南走出来,无数人再走进去,人们爱自由但更害怕老无所依。所以离家的孩子,还请记得回家的路。当你经过一片绿色的田野,可以轻轻唱起一首自由简单的歌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